第五二六則 三平萬里

《普門自在》


漳州三平山 義忠禪師 初參石鞏,未得悟入。后參大顛禪師,方得悟入,后往漳州住三平山。

示眾云:“今時出來,盡學馳求走作,將當自己眼目,有什么相當?阿爾欲學么?不要諸余,汝等各有本分事,何不體取?作么心憤憤、口悱悱?有什么利益?分明說:若要修行路,及諸圣建立化門,自有大藏教文在;若是宗門中事,汝切不得錯用心。”

時有僧出問:“還有學路也無?”師曰:“有一路,滑如苔。”僧曰:“學人躡得否?”師曰:“不擬心,汝自看。”有人問:“黑豆未生牙時如何?”師曰:“佛亦不知。”

講僧問:“三乘十二分教,某甲不疑,如何是祖師西來意?”師曰:“龜毛拂子,兔角拄杖,大德藏向什么處?”僧曰:“龜毛兔角,豈是有耶?”師曰:“肉重千斤,智無銖兩。”師又示眾曰:“諸人若未曾見知識,即不可;若曾見作者來,便合體取些子意度,向巖谷間木食草衣,恁么去,方有少分相應。若馳求知解義句,即萬里鄉關去也!珍重!”

星云法師舉古德偈:“溪聲盡是廣長舌,山色無非清凈身;夜來八萬四千偈,他日如何舉示人”,開示“自度度人”之意云:《佛法普遍存在“虛空”之中,佛陀的色身當然也有生老病死,但佛陀的精神慧命、法身,流于大化之間橫遍十方豎窮三際,無處不在、無處沒有。“溪聲盡是廣長舌,山色無非清凈身”,你要聽佛陀說法的聲音嗎?你聽潺潺溪水,那就是佛陀說法的廣長舌發出的聲音。你要看佛陀的樣子嗎?山色無非清凈身,遠遠的青山就是佛陀的清凈法身。

如果用這個道理來推想,無論什么聲音,只要你能有體會、有覺悟,小孩子“哇”一哭,你想一個生命的誕生啊!人生是苦,那不就是小孩子跟你說法嗎?打鐵賣豆腐,甚至于打架罵人的聲音,你會想人間好辛苦、好復雜,因此你想到要學道、要求真。打人罵人也是跟你說法,甚至于汽車的聲音、火車的聲音,你如果會聽的話,那都是諸佛如來跟你說法,要你悟道。青青楊柳、各色花朵,都是如來的法身,我們生活在如來的法身里面,佛就在我們的當下。

“夜來八萬四千偈,他日如何舉示人”,佛陀和我們這么靠近,說法又讓我們處處都能聽到,夜來的八萬四千偈那么多的妙法,那么多宇宙間的道理,為什么不知道運用?為什么不把它好好的去再傳播給別人?我們想到現在的一些人,一學了佛法就關閉自己,就忙自修、自立、自了,是很可惜的。對于佛法的八萬四千偈,你將來如何舉示人?如何可以上報四重恩,下濟三途苦?這一首偈語就是要我們時時生活在佛法里面,時時要再能把佛法傳播出去,自度度人,自覺覺人,是非常要緊的。》(臺視文化公司《禪詩偈語》頁80、81)

平實云:星云法師真可封之為佛門稗官也!所講、所寫、所印之講禪書籍,皆可稱之為“稗官野禪”也!何故如是?此謂星云其人,舉凡說禪講道,皆同于世俗稗官所說者無異。稗官所說歷史,名為“稗官野史”,非是正史;然而“稗官野史”,有時卻是較諸正史更為正確之歷史,尤其是在暴君當政之時。至于星云所說之禪、所寫之禪、所印行之禪籍,則皆是禪門稗官之禪也,絕非真正之禪,故名“稗官野禪”;而“稗官野史”偶有正史所扭曲而由“稗官野史”加以補正、修正者;星云之“稗官野禪”,則是完全邪謬之世俗言說禪、文字禪,絕無絲毫正確之處。

禪門極為平實,本無玄妙可說;眾生未悟之前,思之不及,臆之不得,眾多世智辯聰者聚頭討論亦不能知,共同研究一生終不能解,故有玄妙;若究真悟者所住無境界之境界,本屬平常──極為平凡與實在,從無一絲一毫虛妄與玄妙,自是未悟錯悟諸人思之不及,故覺玄妙。由深覺玄妙故,便有“禪門稗官”如星云、圣嚴、惟覺、證嚴者流,出現于臺灣,非唯星云一人而已。

今者星云開示云:“佛法普遍存在虛空之中”,正是虛空見之外道,以虛空外道見而解說禪理、解說佛法般若正理。當知一切佛法皆在有情各自本有之第八識如來藏中,由如來藏藉種種緣及無明因、業因,而有眾生出現于十方三界中,此心名為空性。由有眾生流轉于三界中,故有覺知心之分別功能,故能參禪而得證知如來藏心,故能從親證如來藏而了知一切法界之真實相;如是法界之真實相即是佛法,若無眾生,則無一切佛法可言;若入無余涅槃,唯余如來藏存在時,則是“無智亦無得”之境界,即是《心經》所說“諸法空相”之意也!即是《心經》所說“一切世間出世間法皆無”之意也!由是緣故,依理而言,即可證知“佛法普遍存在于空性如來藏中”,絕非星云臆想所言之“普遍存在虛空之中”也,佛法迥異虛空外道見故。依理而言如是,依親證如來藏者而言,一切真悟之人現前所觀察者,亦復悉皆如是,迥無所異,絕非存在虛空之中。

今由星云所言“佛法普遍存在‘虛空’之中”一語,即可證明星云其人根本不懂大乘佛法之基本要義,何況能是禪門證悟之人?故說星云法師其人,既非聲聞初果人,未斷我見故;亦非大乘證悟之菩薩,尚未證得自心如來故,大乘佛法之基本法義尚且不曾知曉故。更道“青青楊柳、各色花朵,都是如來的法身”,則當星云每日吃飯食菜時,皆是吃佛法身,則佛法身應當日日損減,星云之法身應當日日增益,則眾生與諸佛之法身皆是有增減之法,非是《心經》所說之不增不減之中道法也!究竟星云所說之理是耶?非耶?彼諸佛光山有智之信眾等人,盍共思之!

往昔多年以來,平實常勸彼諸大法師:未悟之前莫說禪、莫解公案,以免自曝其短。而彼四大法師都不垂聽,個個自以為悟,復皆自恃名聲廣大、道場規模宏大、信徒眾多,認為信眾必定完全盲目相信彼說,自認可以遮蓋正法光輝,故作種種強言狡辯,以冀混淆法義之是非。殊不知正法威德無比廣大,天魔尚且畏之,何況爾等四大法師凡夫?焉能只手遮天、欺蒙全臺四眾佛子?欺蒙諸佛菩薩、諸大護法神祇、天龍八部?乃竟無所忌憚而無根誹謗正法!

今者平實舉示爾等常見斷見落處,一一加以條分縷析,令眾周知。四眾佛子中固有迷信名師之輩,然非所有佛子悉皆墮于個人崇拜而盲目迷信者,仍有部分佛子唯信明師而不信名師者,彼等必將如是實情漸漸轉告同參好友,是故今時爾星云大法師之敗闕、之愚蒙,便將逐漸一一為人所知,都無遮掩處!如今平實仍勸爾星云大法師:且息心靜慮,勤讀平實諸書,每日細心尋覓自心真如。真能十年如是奉行不違者,有朝一日,親見爹娘時,方知平實不汝欺也!若不如是,此生終將每下愈況,一日不如一日,日日難是好日;一年不如一年,年年難是好年也!閑言表過,且舉三平萬里公案,共爾四大法師說禪:

漳州三平義忠禪師,初參石鞏慧藏禪師時未得悟入。后又往參大顛禪師,方得悟入;后乃前往漳州,住三平山開法度眾。一日上堂示眾云:“如今這些時候出來弘揚禪宗的老宿們,都是學來一些以前四處奔走聽來底禪門言語,自己裝模作樣地籠罩人,取來當作自己所親證之眼目,與真正的禪悟有什么相同底?那你們想要學真正底禪么?且把那些人所說的種種不同的說法都丟掉吧!你們各自都有這個本分事,為什么不向自己這邊去體會取證?為什么要在那里自以為知,心里憤憤、口中卻又講不出來?像這樣子而說懂得禪、悟得禪,到底有什么利益?我跟你們大家分明說了吧:如果你是想要知道修行的理路,以及諸圣所建立的方便度化法門,那些自然是有大藏經的教文如今還在;但你們如果是想要證得宗門中的開悟境界,你們可千萬不能錯用心啊!”

如今臺灣一地亦復如是,四大法師及印順、昭慧、傳道、性廣……等人,哪個不是背地里“馳求走作”底人?哪個不是依文解義卻又自作聰明、亂解一通底?盡學古時底野狐,背地里馳求走作,明里卻裝作一付證悟大師模樣籠罩人;將那些經中的文句、他人所寫書中、公案文句中讀來底,當作自己證悟之眼目,與禪有什么相干?與佛菩提有什么相干?與宗門底般若智慧有什么相干?

爾等四大法師之中,或有自道是證悟者,或有暗示已悟者,個個示現上人相,廣受供養禮拜,聚集大量錢財,打造自己所掌控底偉大佛國;及至宣揚佛法、說得禪、寫得禪、出版禪時,平實取來評之,便顯露敗闕百出。爾等四大法師遭平實評論法義時,個個心憤憤、口悱悱:個個自認是悟,及至平實公開問著時,卻又一句也道不得。迄今竟無一人道得。如是走作與籠罩,于自己之道業,于座下弟子之道業,復有何益?而竟至今不肯絲毫改易錯誤心態!

三平義忠禪師開示完時,便有一僧出列而問:“除了師父上來的開示以外,還有學得禪悟的道路沒有?”三平禪師答曰:“卻有這么一條路,只是滑溜如苔。”那僧聞之不解,更問曰:“那學人我,能不能小心地走上這條路?”平實當時若在,便急忙出列,且故意不小心滑上一跤,自顧自地步上五觀堂,點個點心,便好回寮睡大頭覺去,還要與三平禪師攪和作么?無奈那僧不會,三平禪師只得指示曰:“你就不要在那邊用心揣摩了,自己去那條苔蘚路上走走看。”又有人問道:“黑豆尚未生牙時如何?”三平禪師答曰:“佛亦不知。”平實若聞,但向伊道:“暗如漆!”

只如爾等四大法師各有恁大道場,何不找個雨天時,且赤腳跨上那些苔蘚山路走走看?莫問平實滑溜不滑溜!此事方是爾等四大法師眼前最最要緊之事,莫學印順六七十年來當個大藏經底書蠹蟲,成日里啃他三乘經教故紙,又成日里啃他藏密應成派中觀見底《密續》,將來作為自己底見解,有什么會處?只是治絲益棼、成就外道邪見罷了,有何眼目可說?

有一講經僧來問:“三乘十二分教,我都不懷疑;如何是祖師西來意?”正是:遍讀三藏十二教,黑豆無芽曾未見;眼暗無光豈能監?禮師更求吹毛劍。三平禪師曰:“你家自有龜毛造的拂子,兔角作底拄杖,大德你卻藏向什么處?”三平禪師望斜里答去,那僧云何能會?便又問曰:“龜毛兔角,豈是世間實有底物事耶?”三平禪師便指示曰:“若要說身肉的話,你倒是重有千斤;論到智慧,卻是連銖兩之數亦無。”這話卻似云門花藥欄、胡餅、綠瓦一般,雖示入處,只是難會;語中卻又帶著罵人之意,責那僧廣大身肉,卻無智慧。

三平禪師見眾人不會,又不可明講,得要各人自參自承當,乃又開示眾人曰:“你們這些人如果還不曾參見過真正的善知識,那是不應該的;如果是曾經參見過行家的話,就應該在行家那邊體會出善知識的意思,就以那些意思,到巖谷間去住下來,也不要去化緣、煮飯,自己撿著樹木上的果子將就著吃,衣服破了便撿些乾草填補著,不要為衣服操心,專心地參禪。能夠像這個樣子參禪去,才有一些機會能夠與禪悟相應。如果盡是到處尋覓善知識而不肯自己去參,落在聽來和記來底許多意識知解上的法義文句上,那可就真的是‘萬里鄉關’回不得老家了!大家珍重!下去休息了吧!”

只如臺灣四大法師,個個都出頭講得禪,示現證悟之狀;如今平實且要公開問問爾等四大法師:“爾等有誰不是暗里走作、明里籠罩人者?”平實上來所提關節,有請斷一斷看!

早料爾等個個答不得,平實更作提示與爾等:且莫管雨下多日后,生苔山路滑不滑溜,有請光腳每日上去走幾遭。若肯聽平實言,若肯信平實如是等言確是好意;日日行之,十年之后保汝必悟,唯除不信平實諸書所示正見者。若是勤讀平實諸書,并確實履行十年后,仍未得悟者,卻來問平實,平實向爾等明說了吧:“爾肉無千斤,汝智有萬噸。”還會么?頌曰:

馳求走作籠罩人,萬里鄉關是禪狐;

寫得禪籍重萬噸,般若實智點墨無。

心憤憤,口悱悱,更謗平實是魔徒;

欲尋龜毛與兔角,勤耕心田無一畝。(調寄鷓鴣天。由公案拈提第七輯《宗門密意》錄出)


回首頁·目錄頁·上一頁·下一頁
3d走势图6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