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佛弟子應有之認識 第1-3節

《邪見與佛法》> 第五章


第一節 邪見是佛教之大危機

最后,我們要講的是佛弟子、尤其是臺灣當今的佛弟子,應有的認識:佛法中的邪見,是當今佛教的大危機,但也是佛教的大轉機,這要看我們怎么做。佛教現在表面上很興盛,但實際上沒有它的實質,跟佛陀在世時完全不同,現在已經質變為佛學研究教育,及斷見常見外道法了。所以,佛教的滅亡,已經不會很久了;除非我們能盡快的摧邪顯正,不要再姑息養奸、養癰遺患。如果能這樣做,這些邪見反而提供了教育佛子建立正見的一個機會,那佛教就有了轉機,就能如實的具有真實本質而興盛起來。

以前,我們不管演講或會內開示,都不指名道姓,可是今晚諸位聽了我的演講,也許覺得有點兒刺耳,因為今晚都指名道姓而說。為什么我要這樣?因過去六七年來,我們陸續出了不少書、講了不少法,上課也講、書里也講:“這樣的知見是錯的,錯在何處。”可是還有好多同修及外面的人讀了我們的書,竟然不知道我們講的錯悟者是誰?認同我們所說的法義辨正,可是卻繼續再跟錯誤的師長學法,不曉得他所學的法就是我們所講的錯誤的法,只因為我們沒有指名道姓,導致摧邪顯正的功效完全不彰。

另一方面,那些邪見法師居士,因為我們書中不指名道姓,他們就肆無忌憚的繼續出書、繼續販售邪見的“佛書”,繼續誤導眾生,真是無慈無悲,所以今天我們才會把他講出來。凡是沒有悟、悟錯了,而表示他已經證悟的人,他所說的法一定會落人斷見或常見的一邊,不可能是中道實相。雖然嘴里說他的法是中道,其實只是斷見或常見,不離邊見;這樣在誤說佛法、誤導佛子;表面上看來,他說的法是對,其實似是而非,誤導佛子走上了歧途;有悲心的人,怎能眼睜睜地看著今世后世佛子被導入歧途?我們應將其摧破,以免這種邪見不斷誤導眾生,勢力愈來愈大。

等到其勢力壯大以后,反而會將了義的正法消滅掉,會像以前的自在居士一樣破壞我們的了義正法。因為現在全球了義的正法--宗門的正法,只有在我們這里有,只有我們能摧邪顯正,這是我們責無旁貸的義務。

第二節 應掃除外道法于佛教之外

一切法師居士弘法時,不可以把外道法放到佛法里來,因為將外道法說成佛法時,是在破壞佛法、誤導眾生,佛不允許弟子們這樣做;佛說:如果有人將外道法放入佛法里的話,這個人舍壽后必定要下地獄(編案:詳見《佛藏經、大般涅槃經、如來藏經……》等佛說)。這不是我在恐嚇人,這是佛講的。因為佛說這種人是佛法中的大賊,必定會墜入有境界有為法之中。或者執著境界,或者執著藏密的父續母續無上瑜伽雙身修法,成為外道。將外道法放進佛教中,最嚴重的是密宗;不但如此,還將外道法冠上最好的名相,然后高推為勝過三乘一切佛法的最究竟境界,貶抑佛教三乘之修證,情況極嚴重。

第三節 摧邪顯正異于諍勝

摧邪顯正和自贊毀他不同:自贊毀他是表揚自己修行好,貶抑別人修行都此我差,我是最好的。但摧邪顯正,是把錯誤的法列出來,拿正確的法來做對比,明確舉證錯誤的法為什么是錯?正確的法為什么是正確?把錯誤的法破斥后,眾生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法,以后就不會跟著走錯路了,這是說明:摧邪顯正與自贊毀他不同,大家要認識清楚,不要因我摧邪顯正欲救眾生而起煩惱。

《出版時補注:破邪顯正時,對于佛教內之出家在家弘法者,應一視同仁。若有法師身披架裟,而以外道法邪見誤導眾生(如月溪法師及今密宗四大派法王活佛之常見外道見,亦如印順法師與達賴喇嘛之應成派中觀--兔無角無因論者),不應因其身披袈裟、現出家相,而不予簡別破除。《大般涅槃經》卷七中,佛已預記末法時中,必有魔眾猶如獵人身披法衣--出家為僧作比丘像及此丘尼像,將外道法入佛法中,壞佛正法。如是之人雖住僧團之中,實是獅子身中蟲,為害甚于教外之外道,為害佛教極易成功故,其害非一般學人所能知故,貽害極為深遠廣大故。教中若有如是法師,應優先舉示摧伏,為害之大遠甚于在家弘法者故,獅子身中蟲是佛遺命須速除者故。故我教中一切僧寶,不應因余對月溪、印順、圣嚴、惟覺--等法師有所評判而生煩惱,余諸評判唯除獅子身中蟲故,終不于余僧寶有所惱故,能護余僧寶免墮外道法故,能護佛教免于外道化而變質為外道故。》


回首頁·目錄頁·上一頁·下一頁
3d走势图60期